主要在围观

关于

【新水浒】旧物存档

        #反正圈子都没了占个tag也没关系吧#在LJJ那边的帐号密码都忘记了,把不那么雷的脑洞搬过来存一下。说真的就这水平的渣文现在我都写不出来,简直越活越回去,心塞。

        梦(横顺)

  

  张横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是一尾鱼。他仿佛被困在一方水塘里,从这头到那头摆摆尾巴一下子就到了。这让他觉得好生憋闷,于是便绕着那水塘打转,一圈又一圈地停不下来,仿佛有道力量在身后推动,却终究绕不出去。绕着绕着他发现头顶上有个影子越来越大,最终伸来一双手把他捧了出去,在梗着脖子不停弹跳的空隙间,他看到了那人的脸,竟是张顺。这着实让他吃了一惊,然而不久他便复又陷入深眠,将这个梦抛弃在脑中深不见底的地方了。

  次日醒来,张横看着自家弟弟睡眼朦胧的和他打招呼时总觉得忘了点什么,却始终无法记起。也罢,他想,定不是什么重要物事,却是勿要耽搁了点卯的时辰。

  

  ———————————————————————————————————

  翠云楼(时迁→石秀)

  

  那人竟敢孤身一人就劫了法场,真不知该是说他果决还是莽撞,只能叹息一句“人如其名”。

  眼见平素最相亲厚的节级已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也碍于大势无可奈何。自己这点微末功夫,更是无论如何救他不得的。

  自蓟州城初遇便好似不断拖累于他,那人却是混不在意,闲来还不时叫他同去吃酒。自家却不是那没眼色的,怎会不知那两人才是深情厚意的结拜弟兄,若不是当初自己厚颜求恳又怎能同上山来?说穿了,还是舍不得离他太远,至于那人眼中心中只得一个哥哥,却也顾不得了。

  听得军师在堂上说道:“为头最要紧的是城中放火为号。”在戒备森严的大名府刻意作乱谈何容易?罢罢罢,既是为那人,便是舍了这贱命一条又有何难!

  

  “众兄弟中谁敢与我先去城中放火?”

  

  “小弟愿往。”

  

  ———————————————————————————————————

  白马(花荣中心)

  

  第一次与主人踏上沙场时,它还是一匹没什么见识的小马,看着来势汹汹的贼寇,不禁有些躁动不安。“嘘——”一只手温柔地抚摸它的鬃毛,温热的呼吸喷在背上,就这么不可思议地平静了下来。眼见主人一张弓、一壶箭射杀得一群亡命之徒跪地求饶,它所能做的就是纹丝不动地站着,不因自己的怯阵让主人失了水准。

  

  虽然人家都说它主人握箭张弓的样子端的是英俊不凡,百步穿杨的本领也在世间无人能敌,可很少有人见到他因这些夸奖而欣喜。实际上,主人很少笑,就连跟他最尊敬的大哥在一起时,也多是一脸严肃。在清风寨时,主人每场出战之前都会亲自来马厩喂草料,而这时他的表情是极为柔和的,走到它面前时就会露出难得的笑容。主人笑起来很好看,所以它不明白为什么自打上了梁山,他便不肯再对自己笑了。不过作为一匹战马,它的使命只是在主人需要时以最好的状态奔赴沙场,其他的事不需那么明了。

  

  东征西讨的日子疲惫而充实,再一次清闲下来时主人已成了应天府统制。这里比当初在清风寨的日子还要安逸,可它觉得主人并不快活。他很少再纵马驰骋、操练士兵,听说连弓箭都很少拿了,而它也不复往日的神骏气象。

  

  终有一日,主人拿着草料来到了马厩,带着与清风寨时一般无二的笑容对它说:“兄弟,我们回家。”

  ———————————————————————————————————

        [朱富X李云]二十字微小说

  Adventure(冒险)
   笑面虎表示,躲开黑旋风那一拳他用上了十成功夫。
   
   Angst(焦虑)
   上山以后,李云连吃饺子蘸醋都提心吊胆的。
   
   Crackfic(片段)
   “放过我师父!”黑旋风看着那张急切的脸竟会觉得下不了手。
   
   Crime(背德)
   朱富父母早亡,一应技巧全是兄长所授。
   
   Crossover(混合同人)
   地藏星这辈子和下辈子最讨厌的人就是武松和杜兴。
   【梗来自史上第一混乱,五星杜松什么的】
   
   Death(死亡)
   其实朱富一点都不羡慕穆春,能和兄长走在一起已经很满意了,何况师傅也在下面等着呢。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师傅,以后我们可以在梁山共事了。”说这话的时候,他想的并不是后勤工作。
   
   Fantasy(幻想)
   沂水县的朱记酒楼重新开张啦!
   
   Fetish(恋物癖)
   朱富最喜欢把人打个乌眼青。
   
   First Time(第一次)
   面前的客人被麻翻的时候,他诧异地望着兄长。
   
   Fluff(轻松)
   “谢二位大官人赏~”这句话他店里的伙计喊得最齐。
   
   Future Fic(未来)
   以后改了这劫富济贫的习惯就是了。一语成谶。
   
   Horror(惊栗)
   什么?杨雄节级也上山来了?!
   
   Humor(幽默)
   我们像是赊账的人么?
   我像是让人赊账的人么~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见杨雄倒下李云大惊失色,醒来后却发现倒在朱富怀里。
   
   Kinky(变态/怪癖)
   在梁山上,笑面虎见到水军大头领总是想坑他的银子。
   【新水浒中被朱富坑银子的捕快之一与李俊为同一人饰演】
   
   Parody(仿效)
   朱富没事时也常去水寨瞧瞧。
   
   Poetry(诗歌/韵文)
   三碗不过岗,好酒百老泉。
   
   Romance(浪漫)
   我建一所大房子,有很多的酒坛醋瓶~
   【李云专管梁山泊建造、修建房屋,朱富在梁山负责监造、供应酒醋。】
   
   Sci-Fi(科幻)
   我公司最新款机器人,打左眼口中流出酒,打右眼口中流出醋。
   
   Smut(情/色)
   他拦腰抱住他时,以为自己会忍不住亲上去。
   
   Spiritual(心灵)
   笑面虎每天都笑呵呵的,至于心里怎么想,谁去管他。
   
   Suspense(悬念)
   朱富此生最大的疑惑便是自己的座次怎么会排在兄长与师傅前面。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师傅你看!这酒浆竟能自行流出!
   
   Tragedy(悲剧)
   他留下来本是看视病人,却终究把自己也熬成了病人。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山上的兄弟们哪一日少得了我酿的酒?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杨节级家的那位小娘子,他在店中也常听人议论。【潘哥对不起了!】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朱店长在光线幽暗的吧台边遇到了前来突击检查的李警官。
   
   OOC(Out of Character,角色个性偏差)
   要杀要剐,皱一下眉头爷爷便不是好汉!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原创女性角色)
   臭小子,娘生你们兄弟下来还想传宗接代呢!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原创男性角色)
   “听说掌柜的今日又去向李都头讨教棍棒了?”
   “你信么~”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不好,药下错了!师傅醒醒!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你……在酒中放了什么?
   这次不会再错了,呵呵~
   
   ———————————————————————————————————

 
   [横顺横]我们的故事

  且说那一百单八星齐聚梁山以后在忠义堂上大排筵席,众人自是一番寒暄热闹。说起自家的经历好汉们哪个不是侃侃而谈,便是那不善言辞的在酒过三巡以后也免不了要多说上几句。
   
   水军那一群是平素就闲不下嘴的,此时更是满堂价口舌生风,区区八人竟让人生出些水军无处不在的错觉来。过不多时那些家底便被他们自己在一百来号人面前亮了个明明白白。什么阮氏三雄在石碣村曾被掌柜的领人麻翻后抢了鱼篓,张家老大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捉摸不透混江龙那无悲无喜的神情,童氏兄弟追随多年只因对初见时李俊那身装扮一见倾心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张横此时正与李忠周通孔明孔亮几个在一处饮酒谈笑,这几位原都是山贼出身,说起话来直肠直肚,几杯黄汤下去就更加没了顾忌,反倒正投了船火儿的脾气。只见李忠搭着他的臂膀道:“俺们是山贼,你们却是水匪。阮家那三个打渔度日不消说了,李大头领并童家两个小哥在揭阳岭上称霸,想来与俺们占山为王也没啥分别。偏是你们兄弟两个……”说着向张顺的方向瞅了一眼,“总说你们在那浔阳江上做些稳善营生,俺们也摸不着头脑,今日兄弟你定当与俺们说个备细。”听得此言,其他几个也纷纷点头称是,当下便定要张横将那浔阳江上的买卖讲说明白。
   
   张横喝得兴起,加之浔阳江边那段时日实是上山前最为快活淋漓的,当下便将自己兄弟俩如何做得私渡,如何把张顺扮作客人撺下江里,如何得了银两分钱去赌说与众人。那几个听得入神,对浪里白条的水底功夫更是赞不绝口。孔亮疑惑道:“既是这无本的买卖如此稳当,为何你二人后来却都改了业?”张横罕有地长叹了一声,道:“虽是唤作稳善营生,这等买卖却岂有不担些风险的。便在那一日……”忽然就闭了口不再言语,众人见他收了声,只痴望着张顺的方向,便都有些了然。船火儿对自家兄弟的小心在意梁山上下哪个不知,此时这个神情,不消说,那一日的际遇定是与张顺干系颇深了。见张横无意再谈,众家头领也都是晓事的,便齐齐举杯,将话头岔了开去。
   
   你道张横这口无遮拦的性子今日怎能硬生生刹住不提?原来这却是他在张顺跟前发过愿、赌过咒的。然而念头一起又岂能即刻便歇,此时的船火儿人虽还在忠义堂上和兄弟们一处插科打诨,心思却早飘到十来年前的浔阳江边了——
   

  ——————————————————————————————————

【不要脸的自我读后感】三篇短的比较喜欢后俩,横顺这个有点莫名其妙,也不知当时怎么想的。倒是后面那个引子要是能补完应该会好一点,要知道当时可是想写肉来着,自己坑自己太酸爽。时迁我觉得是新版挺成功的角色,从扮相到身段都算贴近,戏份不多但人物立住了,好吧我对时迁和石秀都有偏爱╯﹏╰ 花包子那纯粹是被那个镜头和白马萌到,我对花荣其实是不太满意的,小李广感觉略幼了。至于二十字,有的梗我自己都忘记了啊啊啊o_O,对朱富自认还是很真爱的,各种酱油都能认出来【骄傲脸】

评论
热度(2)

© 不可说啊不可说 | Powered by LOFTER